栏目导航

news

2019年全年黑白历史图库

主页 > 2019年全年黑白历史图库 >

两年三任董事长行长职位仍空缺 这家港股上市银行有点难

发布日期:2021-07-25 12:59   来源:未知   阅读:

  继前任董事长离职后,时隔三个月,晋商银行迎来新的“掌门人”。近日,郝强任晋商银行董事长的资格获批,意味着该行即将迎来一位“女掌门”。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晋商银行近两年来高管变动较为频繁,郝强已是晋商银行自去年以来的第三任董事长。同时,因调动或升职,目前该行行长、副行长均需补位。除领导班子变动外,该行于今年先后两次受到人民银行太原支行行政处罚,营收和股价表现也尚不乐观,而外部将面临着同省另一家城商行山西银行的挑战,省内优势弱化。内忧外患之下,www.67033.com,晋商银行该如何前行?

  7月20日,山西银保监局发布公告,核准郝强晋商银行董事、董事长任职资格。

  郝强可谓是晋商银行的“老将”,49岁的她于2008年9月加入晋商银行,先后担任支行负责人、行长,总行行长助理及金融部总经理,投资银行部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并自2017年11月起担任该行副行长。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晋商银行近两年来高管变动较为频繁,在郝强之前,该行已有两位董事长因工作调动而离任。具体来看,4月26日,王俊飙因工作变动辞去了该行董事长等职务,现担任山西省长治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党组书记、代市长。再往前追溯,去年1月,在晋商银行掌舵五年之久的阎俊生也因工作调动请辞了该行执行董事、董事长等职位。

  除董事长变动较为频繁外,晋商银行行长职位至今也悬而未决。去年12月,该行行长唐一平因工作调动辞任副董事长、行长职位,此后该行行长职位由今年4月董事会委任的副行长张云飞(副行长任职资格尚需山西银保监局核准)代行,而根据晋商银行今年7月19日披露的董事名单及其角色与职能公告,张云飞为该行副董事长(副董事长任职资格尚需监管机构批准)。另据晋商银行官网显示,张云飞现任晋商银行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副行长提名人选,代为履行行长职责。

  副行长方面,去年11月该行副行长容常青也因工作调动原因请辞。如今,因副行长郝强升任为该行董事长,副行长高计亮调任至山西银行担任首任董事长,副行长出现了空缺。根据晋商银行官网,目前提名人选除张云飞外,还有时任晋商银行行长助理的赵基全。

  晋商银行高管频繁变动出现多岗位空缺的原因是什么?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认为,该行高管频繁变动至今出现岗位空缺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和其内部治理不完善、前任多位董事长和行长级别高管因工作调整离职、运营指标不佳稳定性较差、不良资产增长较快、同业薪酬待遇较好等因素有关。

  就高管层变动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采访晋商银行,但截至发稿之时,尚未得到回复。

  高管层频繁变动,晋商银行的内部管理也亟需完善。今年人民银行太原支行先后披露两则罚单,均与晋商银行有关。6月28日,晋商银行因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未按规定报送大额交易报告,合计被罚92.7万元;7月7日,因撤销单位银行结算账户后未按规定向人民银行报告、开立单位银行结算账户后未按规定向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系统备案、撤销个人银行结算账户后未按规定向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系统备案三项违法事由,晋商银行被罚96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晋商银行于2009年2月28日正式挂牌成立,总部设在山西太原,于2019年7月18日,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是山西省内首家上市银行。

  根据该行2020年报,晋商银行营收下降,净利润有所增长。截至2020年末,晋商银行的资产总额为2709.44亿元,营业收入为48.68亿元,同比下降4.3%;净利润为15.71亿元,同比增长6%。资产质量方面,2020年该行不良贷款总额为25.09亿元,较上年末增长了17.1%;不良贷款率为1.84%,较上年末下降0.02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94.06%,较上年末下降5.86个百分点。

  谈及晋商银行增利不增收的原因,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陶金表示,银行营收减少,可能主要是业务减少,包括信贷业务、中间业务等。短期内利润的变化则不仅与营收和业务有关,也很大程度上与不良资产处置、拨备规模变化、资产减值损失的计提等会计因素有关。晋商银行的营收减少、利润增长,一方面是因为成本压缩,另一方面与资产减值减少较多有关。

  而在股价表现上,上市以来,晋商银行的股价也较难提振。该行股票发行价为3.82港元/股,而当前该行股价已跌至1.4港元/股,跌幅达63.35%。

  在营收和股价表现尚不乐观的情况下,外部晋商银行或将面临着省内另一家城商行山西银行的挑战。4月28日,由大同银行、长治银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合并而成的山西银行正式揭牌营业。自此,山西省城商行格局从此前的六行并立变为山西银行、晋商银行两行并行发展的格局。

  重组开业的山西银行是否会成为晋商银行的劲敌?陶金表示,多家银行合并后组成更大型的银行,可能形成更大的规模经济,理论上开展业务、风控的成本都在下降,但也取决于几家银行原本的企业文化是否相容,能否形成协同效应。总体上看,山西城商行的市场结构发生了明显变化,变得更加垄断,但两大寡头之间的竞争必然也是更加激烈的。

  廖鹤凯也认为,重组开业的山西银行或许已经是晋商银行的劲敌了,业务范围、区域重合度高,整合而来实力更强、前景更明朗、轻装上阵的山西银行对同地区的晋商银行的员工有较大吸引力,势必会导致晋商银行的业务流失和人才流失。

  那么在内忧外患之下,晋商银行如何寻求发展新机?廖鹤凯坦言,未来晋商银行首要问题还是要解决内部公司治理问题,市场机会还是有的,晋商银行的发展基础也还在。同时,晋商银行还需多途径适当提升资本充足率,让不良资产攀升情况得到控制、不良资产处置稳妥推进,在控制风险的情况下优势业务继续强化,就可以有效面对外部的竞争。

Power by DedeCms